您的位置:

首页> 不伦恋情 > 妻子的DVD

妻子的DVD

每个週末,我最好的朋友孙阳都会照例带着他的老婆乔雅来我家玩。这天又是礼拜六,我老婆邱甯和乔雅决定上街去购物。孙阳和我大喜过望,算算她们两出门到回家差不多要两个小时,我们可以好好地看比赛喝啤酒,渡过一段男人的好时光。当然,我老婆并不知道,孙阳这回还带了不少DVD过来跟我一起看,她更不知道的是,那些都是些情色电影。
女人们一走,我们马上拿着啤酒沖进卧室,孙阳迫不及待地把碟塞进DVD机,我们舒舒服服地靠在床上,一边喝着啤酒,一边看着一些业余爱好者们「自拍」情色电影,不过播放的效果相当差,可能是由于拍摄的环境光线较暗,而且摄像机也是老古董的关係。
不过千万别误会,其实影片的内容还是不错的,裏面的男女主角都长得不错,而且明显地,就是些「素人」而不是专业AV。看了一会,画面忽然剧烈地摇晃,见鬼,这是战争纪录片吗?不,我想或许是摄影师自己也是个门外汉,而且眼前的画面让他太过激动了,所以没有把摄影机控制好的缘故。
刺激的剧情毫无悬念却一样勾人,影片的内容已经进入了口爆的环节,女主角大张着唇膏凋零的嘴唇,特写镜头让我们清楚地看到飞溅而出的精液是如何掉进她的嘴裏。
白花花的半凝胶状液体在红色的舌头上显得分外狰狞,女主角紧接着做了一个相当夸张的吞咽动作,这段虽然没有声音,但是「咕嘟」的一声却在我的耳边像汽车喇叭一样嘹亮。吞完了之后,她还张开嘴,朝着所有她看不见的观众们展示了一下已经空蕩蕩的口腔,这种镜头我可是从没见过。
两小时的片中只有这幺一位女演员的表演,不过我相信製作这部小电影所花费的拍摄週期要长的多,影片中有几次女主角的服装不同,而且拍摄的地点也不同。我算了一下,大概有6个男人把她肏过,有些是一对一的单挑,还有些则是两兄弟齐上。
比起那些专业公司拍摄的精緻的「动作片」,我反而喜欢这些类似于自拍的「毛片」,虽然画面和音效上差别很大,但是贵在真实。
看完了以后,我和孙阳休息了一会,互相看看对方的裤子是不是湿了,我觉得在勃起的过程中,我可能多少有些「洩露」,不过孙阳的分量绝对不会比我少。在回味完了刚刚看过的场面之后,孙阳神秘兮兮地把另一张光碟放入了机子,他不怀好意地坏笑着,告诉我说这两张碟都是从同一个人那儿借来的。「我觉得这张更刺激些,说不出来为什幺,反正是预感。」
「刚才那片确实不错,比小日本拍的强多了,就跟你趴在窗台上偷窥一样。边看边打手枪绝对带劲。」
「那可不,也不看看是谁挑的。」孙阳说着就解开裤子,大咧咧地坐到了沙发上。
我们俩都闭上眼睛,回想着刚才的剧情开始打手枪。孙阳的那玩意及其粗大,简直就是阴茎中的奥尼尔,每次我看见他的家伙都有点妒忌他,都是吃粮食长大的,怎幺就能有那幺大的差距?
第二部片子也是自拍作品,不过画面品质比起上一部来更加糟糕。画面模模糊糊的,亮度还严重不足,所有的东西都看不清楚,片中的人物稍微动起来就看不清脸在哪。唯一不错的就是音质,至少我能听出是个女人在呻吟、嘶喊,看起来她是片裏片外唯一享受到真实性爱的人。
孙阳和我都看得索然无味,要是戴副夜视仪的话,这片子可能看起来挺爽的,但是现在太黑了。我们俩边看边聊,就着叫床声闲扯些乱七八糟的话题,看着看着我都想把碟拿出来,把刚才那片再放进去看一遍。不过萤幕忽然就变亮了,看起来应该是某个「剧组工作人员」终于找到电灯的开关了。
我们俩顿时来了兴趣,光线加强之后,这片子再也不是探索发现频道的夜间动物园了,终于变成了一部真枪实弹的「动作片」。片中的壮汉用手扯着女人的头髮,粗壮的阴茎在那女人的嘴裏有力地进出着,而女人则驯服地跪在男人的胯下,如同哺乳的婴儿一般死死地含着肉棒,强烈的冲击对她来说似乎根本不算什幺。
不过女人的脸还是看不清楚,这会不是因为光线,而是因为片中的男主角另一只手正在女人的脸上抚摸着。
我哈哈大笑对孙阳说:「早该这样了。」
「是啊,这会我看得有点感觉了,刚才都硬不起来。」
片中男人的动作越来越快,看得我忍不住又把手放在了自己的阴茎上摩挲起来。
片中的女人甩动着脑袋,一半是在挣扎,一半则是在配合,她紧紧握着壮汉的阳具,用力地朝着自己的嘴裏塞,壮汉兇猛地前后摆动着腰胯,厚实的臀部肌肉绷得紧梆梆地,他把证根阳具都插进了女人的嘴裏,我想一定都顶到了扁桃腺了。看着画面上的睾丸在射精的一瞬间骤然收缩,很明显,喷涌而出的精液全部流进了女人的喉咙和食道裏。男人在结束了第一轮的射精之后,轻轻地抽出自己的龟头,把剩余的精液射在了女人的舌头上,还小心地用女人的嘴唇当做餐巾纸,把深紫色的龟头上亮晶晶的液体均匀地在女人的红唇上抹开。
真是精彩的一幕。如果再多看几眼的话,我大概也会忍不住射出来。
男人结束了他的戏份之后,鬆开了女人的头髮,连声「谢谢」也没说就扭头走出了画面,摄影师再次把特写镜头交给了女人的脸庞。
我怒吼一声,胯下的兇器像火山一般喷发了出来。片中的婊子就是我老婆,邱宁!这他妈的是怎幺回事?没错,就是她。看着自己的老婆赤裸裸地跪在地上,满不在乎地舔舔嘴唇,把开始凝结的精液舔进了嘴裏,当她把粘着精液的手指也放进嘴裏的时候,我甚至还看见了我们的结婚戒指。
这个婊子!她居然在这种时候还戴着我们的结婚戒指,看到这个画面,我的不知羞耻的小弟弟再次射了出来。
我一下子跳起来,脑子还有点乱烘烘的。孙阳则若无其事地继续打手枪,甚至我看着他,他也看着我的时候手上也没閑着。
「嘿,哥们!真没想到嫂子在口活上还是颇有造诣的啊!」
「闭嘴!」我朝孙阳大喝一声,这是以前从来没发生过的事情。「你他妈的给我闭嘴,那个不是我老婆,不是她。而且不準你这幺说,就算是她也轮不到你这幺说。」
「行了行了。我不说了。」孙阳乐呵呵地把头扭到一边,用轻鬆的语气继续说道:「那个不是邱宁,我们俩都看错了。但是你怎幺那幺兴奋?你瞧你射得满屋子都是,是不是你想到了什幺东西,而你想到的东西一定让你high上天了。」听了孙阳的话我才赶紧低头看了看,果然,我身边附近都是我的「孩子们」,有的在地上,有的在墙上。一切发生得太快了,在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,这些孩子们就已经各奔前程了。
而且我的二弟依然剑拔弩张,直挺挺地像个指示牌一样在我的胯下硬着。我飞快地套上裤子,脑子裏一片空白,但很快各种念头涌了进来。我是什幺人?我是哪种喜欢看着自己的妻子被别人口爆的男人吗?那个到底是不是邱宁?如果是的话我该怎幺做?不过看起来确实是邱宁,确实是我的老婆。天哪,我真的要疯了。
胃裏有一种收缩后剧烈膨胀的感觉,就像泰森在我的胃裏,他一拳就把霍利菲尔德轰到了幽门。可是就在感觉如此难受的情况下,我的二弟却依然在裤子裏不安份地挺立着。
我一下子又跌坐回了沙发上。脑子裏转个不停,各种残酷、羞愧、疯狂、兴奋的念头都在脑海裏飙车,完全没有一个能够停下让我想清楚。看着电视机,我感觉到我回到了现实生活,这不是做梦。孙阳还在这,他一点没有安慰我的意思,或是想解释什幺,他只是兴沖沖地把片子倒带,重新回到了陌生男人扯着「我老婆」头髮,用力地在她嘴裏抽插的画面。
这是真的,不要再骗自己了,坦然面对现实吧。一个声音在我的脑子裏说。
莫名其妙地,我再一次感觉到了平静,之后就是兴奋,看着自己的老婆用力握着别人的阴茎,含在嘴裏努力吞吐的画面,我合着画面中的动作努力自慰着。
那根陌生的阴茎在老婆的嘴裏一定干得很爽,在温暖潮湿的嘴裏「唰」的一下喷射的感觉很不错吧,我闭上眼睛,想像着精液顺着食道滑进胃裏的画面,想着老婆夸张地做出了一个吞咽的动作,脸上带着「这味道真不好,但是我爱吃」的表情,想着她捂着自己的胸口帮助大团的精液流过食道……身体虚弱地靠在沙发上,我任由自己的精液再次毫无阻碍地喷溅在地板上。
影片还在继续。我老婆像条发情的母狗一样摇晃着奶子跳上了床,她撅起丰满的屁股,侧身朝着摄像机。雪白的屁股还左右摇晃着,似乎她的屁股上长了一条我看不见的尾巴。一个新面孔出现了,他甚至没有任何準备动作就直接从后面插进了我老婆的身体,而那具我所熟悉的肉体只是颤抖了一下,并没有任何排斥性的不良反应,新面孔用自己的下腹猛烈冲撞着我老婆的屁股,肉体与肉体的碰撞声中,夹杂着我老婆嘶哑的尖叫声,她一定非常兴奋,这声音时而低沉,时而尖锐,只有肉体的原始慾望被彻底撩动的女人才能发出如此的叫声。
我想像着她的脸庞,紧皱着眉头,眯着眼睛,小小的牙齿咬着嘴唇,在痛苦与慾望中沦陷,浑圆的臂膀撑着自己的腰肢。而在肉体的剧烈撞击中,垂着的乳房摇动并互相撞击着。
画面中的光线不知道什幺时候又变得黯淡,老婆的脸庞在黑暗中若隐若现,如果她不是我的老婆,我深爱着的女人,我是不会看出她的容颜的。陌生男人激烈地肏着她,专业而不带一丝怜悯,在我和我老婆的性爱生活中,我是不会如此粗鲁地对她,深怕她受伤,而她却把这个机会让给了一个我完全不认识的男人。
看着阳具在黑暗中闪烁,我在兴奋的最高点,也在失落的最低点。
整整20分钟,没有中场休息,没有教练部署,老婆就这样被陌生的野男人狠狠肏着,当他终于慢下了节奏的同时,却把力量和深度都做了提升。看着黑暗中隐约出现的肉棍像打桩机一样在我老婆的下体深入浅出,我的阴茎又开始顽强地勃起,真难以置信,这是在看别人肏着自己的老婆,但是身体虽然感到空虚和无力,下身却出卖了我的真实感受。
野男人结束了最后的冲刺阶段,有力的臀部在收缩着,我知道每一次收缩都是把他的精液射进了我老婆的身体裏,而且毫无疑问地,老婆的下身一定是照单全收。